武漢凱美克化學科技有限公司歡迎您!

原材料價格引發糾紛3年未決,夢百合倪張根三度“炮轟”萬華化學

作者:adminddy    發布時間:2020-12-16 17:30:02    瀏覽量:

年合作伙伴一朝反目。記憶綿制品龍頭企業夢百合董事長倪張根近日在網上發帖,圍繞兩家公司之間持續3年的訴訟案件,“炮轟”萬華化學副總裁兼CFO李立民,喊話要與之“法庭見”。

這是倪張根今年第三次在網上發帖“炮轟”萬華化學。三次都引發了各方不同觀點,有人力挺他“怒斥和曝光不誠信行為”,有人則認為他“想利用網民、股民為自己做輿論武器”。

12月16日,新京報記者分別致電夢百合和萬華化學,截至發稿時,雙方均未對此事做出回應。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12月16日,夢百合股價起伏波動較大,截至收盤,其股價為33.21元/股,跌幅0.57%,市值為123.46億元。而萬華化學今日股價一路上揚,截至收盤,股價為86.35元/股,漲幅2.69%,市值達2711.17億元。

倪張根凌晨發帖稱要與萬華“法庭見”

12月11日凌晨,倪張根在雪球發布了《出離憤怒之萬華案進展》帖子。倪張根所說的“萬華案”,是夢百合和萬華化學之間進行了將近3年的一場賠償訴訟。

根據公開資料,因原材料價格問題,2018年1月夢百合以違約為由將萬華化學告上法庭,要求對方賠償1884.13萬元。2019年11月,法院判決夢百合勝訴,萬華化學賠償夢百合100.16萬元。該金額與預期相差甚遠,夢百合決定上訴。今年11月10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裁定撤銷一審判決,將案件發回重審。

在《出離憤怒之萬華案進展》中,倪張根提到,在過去3年里,自己費盡周折希望能找到萬華化學可以對話解決問題的人。在中間人的勸解下自己這次有和解意愿。12月6日,倪張根與李立民見面,李立民提出按照一審判決(100萬)金額加律師費解決,倪張根則希望在原有標的金額約1800萬的基礎上大約取一半,即800萬,包含100萬法院判賠金額、律師費、合同損失費,李立民表示要回去商量。

12月10日晚間,倪張根和李立民按約定通了電話。李立民給出的方案是要求“夢百合撤訴、刪除網絡信息,后面業務慢慢談”。倪張根認為,李立民態度含糊,沒有誠意,因此曝光了二人此次通話的情況,同時截圖發布了微信文字交流的內容,并喊話萬華化學“法庭見”。

原材料價格引發糾紛3年未決,夢百合倪張根三度“炮轟”萬華化學(圖1)

倪張根在帖子中公布的微信截圖。

對于倪張根發帖“炮轟”李立民的做法,網友有不同的觀點。有人稱,“一個上市公司的老板,想利用網民、股民為自己做輿論武器。直接上干貨或走法律程序就可以,一個公眾公司的老板還是要把精力多放在業務和發展上,心系股東。”

也有網友力挺倪張根:“首先力挺這次你怒斥和曝光萬華不誠信的行為。其次,想知道將來隨著夢百合產品銷量的不斷擴大,對于生產原料的需求也越來越多,那么對于上游廠商相對集中的問題,以及他們經常利用壟斷地位聯合漲價傷害下游商戶的惡行,夢百合有沒有對策?”倪張根回復了這位網友的問題:“我們放棄萬華已經4年了,他們雖然壟斷,但至少還沒敢明目張膽地打壓我們。”

合作十年一朝反目

公開資料顯示,夢百合創立于2003年,2016年在上交所掛牌上市,主要從事記憶綿床墊、枕頭及其他家居制品的研發、生產及銷售,是國內記憶綿制品龍頭企業。萬華化學是夢百合的上游企業,是MDI(二苯基甲烷二異氰酸酯,為生產聚氨酯的重要原料)領域的知名企業,它成立于1998年,2001年掛牌上市,業務涵蓋MDI、TDI(甲苯二異氰酸酯)、聚醚多元醇等聚氨酯產業集群,丙烯酸及酯、環氧丙烷等石化產業集群等。

公開資料顯示,2007年,萬華化學與夢百合達成合作。合作期間,萬華化學為夢百合提供原材料MDI。2015年開始,聚合MDI與純MDI的期貨價格漲價,在這一情況下,2016年萬華化學與夢百合多次探討達成了2017年供貨的價格約定。然而2017年,MDI的價格繼續暴漲,由2016年13000元/噸的平均價格,上漲至2017年26451元/噸的平均價格,甚至在2017年9月15日創出43000元/噸的天價。

面對市場價的暴漲,2017年萬華化學拒絕按照此前的協議約定供貨,提出了50%的原材料按此前合約價格,剩下的50%要求夢百合以當時市場價格付費。由此,夢百合將萬華化學訴至法庭。

2019年11月,法院判決夢百合勝訴,萬華化學賠償夢百合100.16萬元。這與夢百合最初提出的1884.13萬元賠償相差甚遠。

今年11月19日,根據中國裁判文書網披露的裁定書顯示,對于與萬華化學買賣合同糾紛一案,夢百合不服北京市昌平區人民法院(2018)京0114民初1507號民事判決,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最終,本案發回北京市昌平區人民法院重審。這也正是此番倪張根向李立民喊話“法庭見”的緣由。

倪張根連續三次公開發帖“炮轟”萬華化學

今年以來,倪張根已經三次公開發帖“炮轟”萬華化學,而這次的《出離憤怒之萬華案進展》距離上兩次也僅僅過了3個月。

今年9月16日,倪張根發布《關于原料漲價》的文章,文中指出近期海綿(包括記憶綿、普通綿等)原料漲價的問題,背后的始作俑者就是萬華化學,倪張根稱“這種殺雞取卵的行為最終只有被市場給唾棄”。此文同樣引起熱議,閱讀量達到105.3萬,圍觀網友的觀點不一:“作為董事長,需要從更理性的角度看待這個世界存在的一些現象,否則容易逆勢而為。”“格局有點低。”“萬華違約是不對,應該接受法律賠償。”“碰瓷營銷?”

9月17日,倪張根發布《壟斷掃盲》的文章解釋稱,“其實近期漲價厲害的還不是TDI和MDI,反而是聚醚”。“我說過TDI、MDI兩個月不買對我們沒有影響,但聚醚的漲價我們是始料不及的。”倪張根當時就直言“不會茍同他們的公司文化”,而這次發布《出離憤怒之萬華案進展》他再次表示“我不認為這是他個人的問題,但背后一定反映的是公司價值觀問題”。

夢百合近年一直受困于原材料高成本

近年來,夢百合一直受困于原材料的高成本。據2016年-2018年財務數據顯示,夢百合直接材料成本分別為8.47億元、13.70億元、16.51億元,占總成本的比重分別為75.58%、79.79%、80.04%。

面對一直存在的原材料高成本的問題,夢百合也曾嘗試調整規避,但效果并不明顯。據2019年年報顯示,直接材料成本為17.22億元,占總成本的75.12%,比上年同期增長4.31%。夢百合在2019年年報中也特別指出自身面臨原材料價格波動的風險。新京報記者了解到,夢百合生產所需的主要原材料包括聚醚、TDI等化工原料和面料,石油價格的波動以及原料市場的影響都會導致該等原材料價格的波動。由于公司報價調整相對于原材料價格波動具有一定的滯后性,因此在原材料價格大幅上升時,夢百合產品的市場競爭力及利潤水平將受到不利影響。

業內人士稱,成本中75%是原材料,對于處在行業鏈下游的夢百合來說是一大“痛點”。

針對目前的情況,有業內人士認為,無論是夢百合還是萬華化學,在各自領域還有很多路要走,打落牙齒落肚里,自身圖強才是王道。

新京報記者 張潔 圖片來源/網絡截圖

編輯 王琳 校對 李項玲


推薦新聞

關注官方微信